一段時間以來,“互聯網+”這個概念,在中國可謂炙手可熱,紅得發紫。上自總理,下至市民,從會議廳到餐桌,皆以談論此話題為不落伍。

    但是,即便如此,還是有許多人,尤其是處在關鍵位置的城市管理者,對于“互聯網+”對深圳所帶來的機會與挑戰,仍然沒有一個足夠清醒的認識,這對于深圳來說是很危險的。因為“互聯網+”這個歷史性機遇對于深圳的重要性,其實比國內的任何一個城市都要大得多。所以,南山策士把這個問題放在“十問深圳”系列文章的靠前位置,以期引起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

    本文分為“形勢”、“問題”和“對策”三個部分。


◎ 形勢篇


長征是播種機,“互聯網+”是收割機


    互聯網給人類社會帶來的影響之深遠,無論給予多高的評價亦不為過。

    2014年,阿里巴巴中國零售平臺交易總額2.3萬億,承載了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8%以上的份額。同時其零售平臺活躍買家數量3.34億,占據中國網民數量的一半,中國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在“***”這**,阿里巴巴的單日交易額達到571億,再一次刷新了全球移動電商的交易紀錄。

    這是一個令人恐怖的數量級。在傳統經濟時代,這是根本無法想象的;但是在互聯網時代,阿里巴巴輕松把它變成了現實。

    現在有一種大家都比較認同的提法,即以蒸汽機出現為標志的“蒸汽時代”為**次工業**,以電力進入工業生產為標志的“電氣時代”為**次工業**,以互聯網進入人類經濟生活的“信息時代”為第三次工業**。

圖片1.png

    每一次工業**都不僅僅是一次技術改革,更是一場深刻的社會**?;叵霘v史上蒸汽動力和電力對人類社會所帶來的巨大改變,就可以大致推斷出互聯網對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將會產生多么巨大的影響。而這一切改變,有的已經發生了,更多的還將在今后幾十年內發生,其中的一些改變,將完全超出我們的想象。

    我們每個人都要做好迎接這些巨大改變的準備。

    每一家企業,如果它還想繼續活下去的話,也要做好迎接這些巨大改變的準備,包括像華為這樣的大公司。

    每一個城市,如果它想在今后的競爭中贏得一席之地,則更要做好迎接這些巨大改變的準備,尤其是像深圳這樣根基甚淺的新興城市。

    深圳作為一個競爭單位,在與國內其他大城市的競爭中,存在著諸多不利因素。這些因素在南山策士之前的文章中已有談及,例如:深圳的土地面積只有上海的1/3,廣州的1/4,天津的1/6,北京的1/8,重慶的1/42。深圳有杰出的“四個難以為繼”——土地、空間有限,難以為繼;能源、水資源短缺,難以為繼;人口密度過大,難以為繼;環境容量、環境承載力嚴重透支,難以為繼。

    早在2011年,在深圳這片狹小的土地上,實際承載人口(包括常住人口和流動人口)總量就已經超過1500萬,人口密度高達7785人/平方公里。美國福布斯雜志布的數據顯示,深圳人口密度全球第五,僅次于孟買、加爾各答、卡拉奇、拉各斯,是中國*擁擠的城市。

    地域狹小,人口擁擠,給深圳帶來了一系列的城市問題:淡水資源緊張,交通擁堵,看病難,上學難,房價高企,企業運營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居高不下。

    此外,深圳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原住民在總人口中所占比例連3%還不到,戶籍人口占實際承載人口的比例僅20%多一點。也就是說,很多人是以“深漂”的身份,在過一種候鳥般的生活,他們對這個城市的認同度和忠誠度遠遠比不上自己的故鄉?!皝砹?,就是深圳人”的反面,就是“走了,就不是深圳人”。對于這樣一個城市來說,要保持人氣旺盛,就必須維持經濟繁榮,保證充分就業,能夠讓外來人口找得到工作、賺得到錢、待得下去。否則,一旦經濟凋敝,短期內可能導致人口大量流失,深圳將有“空城”之險。近年來東北三省因經濟失速導致人口流失,即可作為深圳之殷鑒。

    值得慶幸的是,“互聯網+”給深圳帶來了一個歷史性的戰略機遇。

    通俗來說,“互聯網+”就是“互聯網+各個傳統行業”,但這并不是簡單的兩者相加,而是利用信息通信技術以及互聯網平臺,讓互聯網與傳統行業進行深度融合,創造新的發展生態?!盎ヂ摼W+”代表一種新的社會形態,即充分發揮互聯網在社會資源配置中的優化和集成作用,將互聯網的**成果深度融合于經濟、社會各領域之中,提升全社會的**力和生產力,形成更廣泛的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和實現工具的經濟發展新形態。

    深圳地狹人稠,資源短缺,智力和資金高度密集,電子工業基礎雄厚,既是全中國*迫切需要利用“互聯網+”、同時也是*適合利用“互聯網+”來驅動新一輪發展的城市。

    互聯網重構之后,中國將迎來人口紅利之后的下一個紅利——大數據紅利,并以此**世界互聯網體驗升級的潮流。深圳是中國人口紅利的*大受益城市,并由此奠定了在上一輪城市競爭中的優勢地位。如果我們能繼續抓住“互聯網+”這一戰略機遇,享受到即將到來的“大數據紅利”,那么在新一輪的城市競爭中,深圳必將處于無可撼動的優越地位。

    世界先進制造業的中心在德國,世界科技**的中心在美國,我們預見下一代互聯網數據服務中心將會出現在中國,我們更樂于見到中國的互聯網經濟中心在深圳。

    毛澤東同志說,長征是播種機。

    南山策士說,“互聯網+”是收割機。

    長征播灑的,是**的火種;“互聯網+”收割的,是成熟的傳統產業。

    傳統產業千條線,“互聯網+”一根針。作為互聯網行業的***,只須穿針引線,將互聯網與傳統產業巧妙融合,即可收獲傳統產業的大片江山。

    試舉一例。2015年2月,騰訊旗下的滴滴與阿里旗下的快的宣布合并,合并之后的“滴滴快的”市場份額超過90%,總估值高達60億美元。

    出租車行業是一個典型的傳統行業,在中國各大城市苦心經營數十年,各自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養家糊口過日子,何時做過六十億美元的春秋大夢?

    只有“互聯網+”這臺收割機開過之后,人們才發現,傳統行業原來遍地黃金。

   “互聯網+”既是一個明擺著的戰略機遇,同時又是一個特別容易當面錯失的機遇。因為城市是一個巨大而笨重的系統,面對機遇會有一個反應滯后期,遠不如企業那般敏銳,等到它反應過來時,或許,這個機遇早已與它失之交臂——所以,經濟競爭的主力必須靠企業,政府只須做好服務,有形之手不能伸太長。

年輕的深圳決不能承受失去“互聯網+”之重,因為互聯網經濟將主導下一個一百年。這個城市如果失去了互聯網經濟的主導權,它在其他方面的優勢亦將喪失殆盡。也許它還能茍延殘喘,但絕無可能再活得精彩。

深圳以高新科技立市,曾經以高新科技革過別人的命,為什么就不能有別人同樣利用新一代互聯網技術來革深圳的命?

   “互聯網+”是機遇,也是挑戰。面對來勢洶洶的互聯網浪潮,深圳必須要有危機感,要有勇氣問自己:下一個死在沙灘上的,會不會是深圳?

   “互聯網+” 對于別人是機遇,對于深圳是命脈。

    別人可以做“互聯網+”的參與者,深圳必須做“互聯網+”的***。

    別人可以做“互聯網+”,深圳必須做“互聯網+”的風口。

    問題是,深圳準備好了嗎?


◎ 問題篇


獨木擎天,英雄孤寂。大樹底下,寸草不生。


    2015年7月15日,中國互聯網協會、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在京聯合發布2015年“中國互聯網企業100強”排行榜。

    該榜單主要參考互聯網企業2014年度發展數據,評價指標既覆蓋收入、利潤、人力資本等財務指標,也覆蓋流量、活躍用戶數等業務指標。數據統計采用了計算復合指標的方法,計算得出各家企業在企業規模、社會影響、發展潛力和社會責任四個維度上的得分,加權平均后確定排名。

    可以說,這個榜單是對我國互聯網信息服務業的經營發展狀況和行業發展格局的一次**梳理,其權威性獲得了國際國內互聯網業界的高度認可。

    下面,南山策士以這個新鮮出爐的榜單為依據,對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地域分布做一個簡單的分析。因為工作量的原因,以下只選取排行榜前30名作為分析對象。另,因其中第26名的企業信息不透明,在網上找不到相關財務數據,無法進行分析,故剔出,并將第31名同屬北京的一家企業遞補納入分析范圍。

圖片2.png


圖片3.png


圖片4.png

    從以上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驚人的事實:在排名前30的互聯網企業中,有17家北京公司,5家上海公司,3家廣州公司,其余的深圳、杭州、南京、成都、廈門5市,都只有寥寥的1家公司。

    眾所周知,因為中國互聯網產業的三巨頭BAT分別位于北京、杭州和深圳,導致這三個城市成為了中國互聯網產業的三座高峰。但是我們更應該知道,阿里巴巴之所以會誕生在杭州,并不是因為杭州特別適合發展互聯網產業,而僅僅是因為馬云是杭州人,且畢業于杭州師范學院。而在騰訊公司公報所列的4位創始人(馬化騰、張志東、許晨曄、陳一丹),則清一色在1993年畢業于深圳大學,就近創業是他們的共同選擇。

    剔除就近創業因素之后,我們很容易發現:北京,只有北京,才是中國互聯網創業人才匯集的“洼地”。

圖片5.png


圖片6.png

    當然,看了圖表2-5,有人可能會提出異議,沒錯,北上廣的企業數量是多,但是你們賺錢不行。整個北京17家企業的利潤(131億),還抵不上深圳的一個騰訊(238億),更抵不上杭州的一個阿里巴巴(270億)。

    但是, 我們更應該看到,北京的17家互聯網公司不但已經在營業收入上超出了騰訊和阿里3—4倍,而且在總市值上也已經實現超越(見圖表2-6)。

    市場的眼睛是雪亮的,市值才是一家企業的真實價值。

    哪怕阿里、騰訊猛如虎,但只虎難斗群狼。北京的互聯網產業,采取的是群狼戰術,是遍地開花,是人民戰爭的**大海。

    不得不承認,在現階段,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創業寶地在北京,“互聯網+”的“風口”在北京。

    至于深圳和杭州之間,誰是老二誰是老三已經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問一問,為什么有那么多的互聯網公司把總部設在北京,而把研發中心設在深圳?北京負責收稅,深圳負責養人,學雷鋒至于學到這個份上嗎?

    我們還要問一問,為什么深圳的互聯網人才優勢,沒有轉化成深圳的互聯網產業優勢?卻都給別人去做了嫁衣裳?

    我曾跟一位業界人士探討個這個問題,他的回答是,因為在中國做互聯網審批程序復雜,把總部放在北京*方便。那么我們能不能嘗試向中央提出在深圳建一個異地審批中心呢?如果此路不通,深圳市政府能不能在北京建一個專門替深圳互聯網企業辦理審批手續的服務機構呢?

    只要思想不趴窩,辦法總比困難多。

    現在,深圳和杭州面臨著同樣一個問題:自己家里倒是出息了一個億萬富翁的獨生子,雖然錢多,但獨木不成林,終究門庭冷落,香火不旺;看著隔壁老王家出息了十幾個千萬富翁的兒子,成天門庭若市,子孫繁衍,人丁興旺,心里難免有些不踏實——誰敢說哪**隔壁老王家不會冒出一個蓋住咱家的超級大富豪呢?

    不要說不可能,在互聯網的世界,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想當年,三大門戶網站當紅的時候,深圳的互聯網連影子都沒有。這才十幾年功夫,深圳憑一個騰訊,憑一個馬化騰,硬生生闖進了國內互聯網城市前三強。

    問題是,僅憑一枝獨秀的騰訊,深圳敢稱自己是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基地嗎?深圳有資格充當中國“互聯網+”的“風口”嗎?

很明顯,深圳的底氣嚴重不足。

    而且,誰都知道,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是很危險的。

一個*有條件成為中國“互聯網+”風口的城市,一個*迫切需要成為“互聯網+”風口的城市,結果自身卻陷入了險境——請問深圳的袞袞諸公,你們造嗎?

    毫無疑問,馬化騰是互聯網時代的英雄,騰訊是一個偉大的公司,但是深圳偌大一個城市,互聯網如此巨大一個產業,如果只能靠扯著一家公司的大旗來壯聲色,也未免太令人赧顏了吧?

    但這確實就是深圳互聯網產業的冷峻現實:

    獨木擎天,英雄孤寂。

    大樹底下,寸草不生。


◎ 對策篇


強國之要,在實其倉廩;強城之要,在壯其企業。


    要做“互聯網+”的“風口”,應對之策,唯有雙管齊下。政府應眼光向下,用心扶持企業發展,營造良好的互聯網經營生態;企業則目標向上,做大做強。先有強大的企業,才會有強大的深圳。

    一、政府方面,南山策士有這樣四項建議。

   (一)用政策體現政府誠意,吸納總部和吸引人才“兩手抓”。

    出臺更具可操作性、更貼近需求的稅收政策、人才政策和投融資政策,針對性地制定吸引海內外的互聯網企業總部入駐深圳的政策和策略,提出更有吸引力的優惠條件,吸引海內外互聯網人才來深創業。

    修訂即將到期的《深圳市互聯網產業發展規劃(2009—2015年)》和《深圳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振興發展規劃(2011—2015年)》,并建議將這兩個規劃合二為一,出臺新的《深圳市互聯網和信息技術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同時,成立深圳市互聯網與信息產業發展辦公室(與深圳市金融發展服務辦公室、深圳市文化產業發展辦公室并列),專門負責協調和整合資源,推動深圳互聯網與信息產業的新一輪發展。

    實際上,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后,互聯網產業與信息技術產業已經高度融合,是一體兩面的關系,將二者機械地割裂開來,是一種落后于時代的非互聯網思維。而將互聯網思維帶進政府工作中,從政策層面拆除互聯網產業與信息技術產業之間的藩籬,必將有利于深圳互聯網產業的更快發展。

   (二)在依法行政的提前下,用互聯網思維做事,用實際行動支持互聯網企業。

    在這項建議下,南山策士不講大道理,只講人情常識。

    比如說,深圳能不能夠保證一直不抓滴滴打車、不打擊專車服務?而是通過先行先試探索出各方都能接受的管理辦法?對待這個新生事物的態度,如同一面鏡子,反映了一個城市執政者執政思想的進步與落后。

    再比如說,咱們的地鐵線路設計能不能主動靠近華為和騰訊?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遇到騰訊馬上拐個彎?南山科技園擁有100多家上市公司,1000多家***高新技術企業,40多萬白領上班族,是深圳市*大的“聚寶盆”和“搖錢樹”,我們在做地鐵規劃的時候為什么就不能稍微加大權重?而聽任科技園的交通陷于水深火熱之中?

    南山策士認為,像華為和騰訊這樣的企業,深圳市怎么重視都不過份。避開騰訊的地鐵一號線規劃,是瞎扯蛋的規劃!避開華為的**線和五號線規劃,更是瞎扯蛋的規劃!一避再避,難道華為跟政府結了仇嗎???嘴上天天叫嚷著要支持企業,你們就是這樣支持企業的嗎?就算地產商是你親爹,可你也不能老這樣坑華為這個養父???

    更搞笑的是,由于政府的規劃服務不到位,讓騰訊的員工上下班都成了問題,挨罵的本應該是政府;可這邊廂就有人在網上叫囂,嫌騰訊的大巴車堵著他了,要騰訊搬到關外去!

    要我怎么說您好呢?像騰訊、華為這樣的企業,每天承受著多大的市場壓力?打個比方,他們就是正在參加高考的考生,您要是嫌這兒不方便,可以先到一邊涼快去。您以為騰訊搬遷像您搬個家那么簡單???您要他搬關外,萬一他再走遠點兒,搬到松山湖去了咋辦?深圳可以缺一個官員,也可以缺一號像您這樣的VIP人物,但深圳缺不了騰訊、華為!

   (三)新建一個市級的“深圳市互聯網創業園”。

    在深圳,五花八門的產業園、創業園不計其數,但是市上等的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產業園卻至今付諸闕如。

    縱觀深圳全境,拿得出手的科技園,至今只有一個始建于1996年的深圳高新區。20年來,盡管深圳高新區培育出了一大批高新科技企業,但若要論配套設施,論園區環境,深圳已與毗鄰的東莞松山湖差得太遠,恍如隔世。

    不要拿地少來說事,建那么高爾夫球場怎么就有地了呢?

    關鍵還是政府為企業做服務的那份真心、誠意。

    這個互聯網創業園可以建在關外,但必須科研、商務、生活各項要素齊備,建成一個自成體系的互聯網小鎮。選址要求環境優美,面積夠大,交通方便,*好能通地鐵。硬件方面,該園應自建服務器和數據存儲中心,為入園創業者提供足夠的帶寬和全園區Wi-Fi無縫覆蓋。此外還有一個關鍵點:租金必須足夠便宜,真正體現政府對互聯網產業的支持力度。

    深圳需要一個硅谷,深圳需要一個筑波,如果這些愿望太**,那么,至少得給我們一個松山湖吧?

   (四)盡快啟動“智慧深圳”建設項目。

    建設智慧城市,是一場深圳輸不起的競爭。

    有一種說法,戰爭是對一個國家實力的***檢驗。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甚至可以把智慧城市建設當作一場戰爭來看待。一旦失敗,固然會勞民傷財(總耗資不會超過大運會);而一旦成功,深圳必將成為一個***的先進城市,全體市民將享受到高新科技給我們帶來的巨大便利、高效、透明的政府和****的公平、公正;眾多參與智慧城市建設的一大批深圳企業,必將由此占據智慧城市建設所涉及的互聯網、物聯網、車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諸多領域的制高點——“智慧深圳”必將成為深圳的“曼哈頓計劃”。

   “曼哈頓計劃”是指美國在二戰期間制造原子彈的計劃。該計劃集中了當時西方國家*優良的核科學家,動員了10多萬人參加這一工程,其中科學家人數之多簡直難以想象,在某些部門,帶博士頭銜的人甚至比一般工作人員還要多。這一計劃的成功促進了系統工程的飛速發展,為戰后美國的科技進步和經濟騰飛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曼哈頓計劃不僅收獲了“小男孩”和“胖子”,更把美國推上了世界科技**強國的寶座。

    現在,深圳正面臨著這樣一個歷史性的戰略機遇。

    對于智慧城市建設,可以說深圳一直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在2013年01月住建部公布的**批國家智慧城市試點名單中,北京推出了東城區、北京市朝陽區,上海推出了浦東新區,廣州推出了海珠區,可以說北上廣都拿出了自己的精華城區,來作為智慧城市的試點區域;而深圳推出的是坪山新區。

    因為智慧城市建設是一個高投入的項目,在集成度越高的城區,越能彰顯其價值,所以其試點理應是從城市化程度較高的城區或新區開始。在深圳,*理想的試點地區是前海,而不是坪山。

    由此可以看出,深圳對于建設智慧城市的態度,不過是在敷衍而已。

    造成這種情勢的原因,首先可能是有關部門對智慧城市的意義并沒有實質上的了解;其次,從某種程度來說,智慧城市的建設也是對政府部門的一場重大**,在互聯網和信息技術的深度介入下,更多的政策、數據將會透明化,更多的公務處理尤其是涉及到民生問題的處理(比如排學位)將會實現智能化、網絡化,一部分權力將會被關進籠子,一些亂伸的手將會被束縛,權力因素和人情因素對公共事務的影響將會越來越小——這是一部     分人所不愿意看到的,而這也正是智慧城市建設在中國、在深圳遇冷的*根本原因。

    可以說,在中國,如果沒有市委、市政府的徹底配合,任何一座城市都不可能建成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建設的“痛點”不在技術,而在制度;不在企業,而在政府。

    很明顯,深圳優良是中國*適合建設智慧城市。因為深圳城市化程度高,建成區集中,規模效應突出;作為新興城市硬件設施比較新,條件較好,建設成本較低;作為中國*發達的電子信息產業基地,深圳的幾大龍頭企業攜手,即可自力更生建成“智慧深圳”,這個條件在全球范圍也是極其罕見的。

    同時,深圳也是*迫切需要建設“智慧城市”的城市。作為一個只有三十五年歷史的嶄新城市,深圳就已經進入中國七大限牌城市行列;在暴雨季節,深圳市區竟然經常發生水災,街道可以行船……如此等等,不通過建設智慧城市來改造,深圳打算如何度過下一個三十五年?更何況,深圳還有龐大的互聯網和電子信息產業,需要在智慧城市的建設過程中進行**提升。

    *后,我們還需達成這樣的共識:深圳的智慧城市建設必須依靠企業來做。建議由華為、騰訊等民營骨干企業共同組建一個機構,來主導整個項目。政府只能做甲方,負責投資、監管和驗收。

    南山策士斷言,如果“智慧深圳”項目由政府主持建設,肯定是死路一條!不如不做。

    二、企業方面,建議深圳若干家龍頭企業承擔起各自的責任,通過“圍獵”的方式,共同把深圳建設成為“互聯網+”的風口。

   (一)建議華為重新審視自身定位:華為就是一家互聯網公司,而不是什么“為互聯網傳遞數據流量的管道做鐵皮的公司”。

    無論是華為*重要的運營商業務、企業業務,還是新開辟的消費者業務(智能手機),都屬于廣義的互聯網產業范疇。華為手機2014年的出貨量已經超過7000萬部,在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排行榜上名列第五,2015年更躍升到了第四位,排名一直在號稱骨子里都充滿了互聯網精神的小米之前——這樣的華為,如果還不是一家互聯網公司,那么還有誰敢稱互聯網公司?

    這個世界唯壹不變的,就是變化。天下沒有不可逾越的雷池。而杰出的《華為基本法》開篇**條,就給自己下了一條絆馬索:“為了使華為成為世界上等的設備供應商,我們將永不進入信息服務業”——進不進入信息服務業另當別論,但如果以這樣的心態來對待互聯網,那么華為的前途將會是暗淡的。

    名正則言順,一旦將華為重新定位為一家互聯網公司,則無論其戰略視野還是戰略格局,相信都會有新的面貌。深圳的互聯網陣容,也會由此煥然一新。

  (二)給騰訊的兩個建議:

    1、騰訊應該做手機。這是騰訊必須面對的一個選擇。從長遠來看,像騰訊這樣的公司不做手機是不可能的,而遲做不如早做。據說當年華為做手機也是完全被動的,是被UT斯達康的小靈通給拖入進去的。

    當然,騰訊的做法可能會跟華為不一樣,捷徑還是有的,相信小馬哥早已心中有數。

希望在十年之內,可以見到中國手機市場的三巨頭是“華為、騰訊和小米”或“華為、騰訊和聯想”,而未來國際手機市場的三巨頭,則可能會是“華為、騰訊和蘋果”。

    在智能手機這一塊,華為已發力,騰訊當自強。

    2、希望騰訊為深圳的互聯網生態建設做更多的工作。獨木不成林,百花齊放才是春。深圳互聯網產業“大樹底下,寸草不生”的狀態,只有騰訊的參與,才有可能得到根本的改觀。

    據報道,早在1999年,華為就發布了員工內部創業政策,鼓勵員工出去創辦企業,華為可給予一定時間的支持,并免費提供部分產品,員工內部創業失敗,半年內仍可回公司工作。不知道華為現在還有沒有執行這個做法?個人覺得不僅華為可以繼續鼓勵員工創業,騰訊也應當這么做。作為“娘家”的騰訊,可以通過參股的方式,既對創業員工有所支持,也能通過股權有所控制。這樣做,既能避免培養自己的競爭對手,又能優化深圳的互聯網產業生態,同時還能避免背上“寡頭壟斷”的惡名,免遭《反壟斷法》的干擾,可謂一舉多得,各方受益,何樂而不為?

   (三)建議比亞迪將技術開發的方向,從單純的“新能源汽車”重新調整為“新能源汽車+無人駕駛汽車+車聯網”三項并重。

    新能源汽車技術是比亞迪的核心價值所在,而率先實行互聯網轉型的比亞迪,借助“互聯網+汽車”戰略的新優勢,或將與特斯拉電動汽車、谷歌無人駕駛汽車并駕齊驅,**世界互聯網汽車產業的新航向。

    只要能擁有一個這樣的比亞迪,深圳在即將到來的新一代汽車產業競爭中,必將穩操勝券。什么一汽二汽上汽廣汽,都不是對手。

   (四)建議萬科從一家普通的房地產公司轉型為一家“智能住宅+智能家居+智慧小區”的互聯網型高科技房地產公司。

    房地產在中國已經成為夕陽產業,但其一旦與互聯網結合,“互聯網+房地產”所產生的聚變效應,或將給萬科帶來一個嶄新的春天。

   (五)支持順豐利用自身的網絡優勢,進軍電子商務領域。

    據悉,順豐已經進軍電商領域,但目前做得似乎并不怎么順利。不過這一步既然已經邁出,開弓沒有回頭箭,就只能“死棋肚里出活招”,殺出一條生路來。在國內范圍內,除阿里巴巴這家巨無霸型的平臺電商之外,北京有京東,上海有1號店,廣州有唯品會,唯獨深圳在電商這一塊還是空白地帶,從理論上分析,深圳是足以支撐起一家大型電子商務公司的。當然,順豐的具體情況要具體分析,*根本的還是一個定位問題,不過這已不在本文的討論范圍之內了。王衛先生如果有意,可以請南山策士喝杯咖啡,咱們私下聊。

    如果上述“五虎大將”能夠在各自領域占據優越優勢,對互聯網市場形成“圍獵”之勢,那么在國內乃至全世界的互聯網產業界,深圳都將成為一個**優勢的城市,打造“互聯網+”風口之大業可成。

圖片7.png

    南山策士真誠希望,為了政企雙方的共同利益,政府和有關企業應當充分溝通,達成廣泛共識,攜手共進,一起致力于深圳互聯網產業的**發展。在政府層面,應迅速出臺促進互聯網產業發展的新政策,盡快啟動深圳的“曼哈頓計劃”——“智慧深圳”建設。企業層面,希望上述五家龍頭企業積極擔負起各自的責任,打開互聯網產業“五虎躍鵬城”的新局面,將深圳的“互聯網+”經濟帶入百花齊放的春天——這既是深圳發展的需要,更是各大企業自身發展的需要。

    兵法云,上下同欲者勝。如果政府、企業、深圳市民能夠上下一心,同心同德,共謀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