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廣州、成都分公司被聯合執法后,專車市場內悄然出現一條投機產業鏈,在租車公司和司機兩頭抽成的中介成為這條產業鏈的*大受益者,他們 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有錢有閑、消息靈通的“中國大媽”。

廣州大媽做專車中介 每月穩賺4000元

  大媽中介:

  “如果司機沒有車,我把車租給他,每天收180~200元的租金?!?/span>

  “如果司機自己帶車來,收租車公司3個月的抽成就可以了?!泵吭路€賺4000元。

  以UberX司機為例。如果做專職司機,將出車的時間選在早晚高峰期間,每天工作10小時,就能拉夠20個單。一周工作6天,一周就是120 單,可以獲得Uber獎勵1200元。再加上每單都在高峰時段,計費系統給予2.5倍補貼。如果按平均每單15元計算,加上補貼和獎勵,每周可以拿到 7500元,一個月就是3萬元。其中,乘客支付7200元,Uber支付22800元,占比76%。

  按此計算,司機接單越多,Uber越“虧錢”。但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關于Uber平臺所給的獎勵,司機必須評級4.8星以上才可以拿全額獎 勵,否則扣得厲害,而且接單越多司機“越虧”。記者走訪了解到,4周接單量達90單的司機中只有1位拿到了全額獎金1200元,其他3位都因為評級不夠高 只拿到幾百元不等的獎勵;另外,由于目前大部分專車采用的是“周薪制”,并不像出租車一樣可拿到乘客支付的現金,大量資金以7天為周期,留在專車平臺的賬 戶上可供“錢生錢”,專車平臺“燒錢”的同時也在進行著資金的周轉。

  而租車公司,不管是否投入汽車成本,都能拿到司機每月5%的固定抽成。

  現在又多了一個中介環節,每月固定抽取費用。

  處于這條產業鏈末端的,就是專車司機。人數越來越多,“大餅”難免被攤??;入行門檻中又多了一份“中介費”,無形中被“多刮了一層油”。記者還 在調查中發現,有的投資者會將幾家小型的專車中介聚攏到一起“打包”介紹給租車公司,專車司機幾經倒賣,*后甚至毫無議價能力。

  現象

  大媽中介“炒專車”

  每車抽兩成“份子錢”

  4月底5月初,Uber在廣州、成都的分公司相繼接受了當地工商、交通、公安部門的聯合執法檢查。這一動作之后,專車市場出現了一些新現象,首先是Uber不再公開招聘了,由此滋生了一個新的中介行業——專車中介。

  專車中介打包“團購”

  根據廣州一家調查機構給出的數據,“截至5月22日,當月在廣州地區新加盟的Uber、滴滴等專車司機加起來有4200多人?!?/span>

  司機們熱情高漲,但專車公司卻關閉了各種公開招聘的渠道,這就產生了一種新的中介:專車中介。專車司機Ken告訴記者,“現在只能通過熟人介紹或尋找租車公司掛靠然后再加盟專車,這已經成了必選項?!?/span>

  “以前有司機帶車掛靠租車公司,跟專車平臺和租車公司分別簽協議就行了,遇到租車公司名額滿了的情況也沒關系,司機可以向專車平臺直接申請。但 現在申請人數驟增,租車公司又很擔心執法部門的明察暗訪,因此幾乎都是找熟人或靠譜的中介來操辦,私下簽協議?!边@就意味著,由于申請量驟增,租車公司幾 乎只接受中介的“團購”。

  有錢大媽一次掃車6輛

  去哪找有錢購十幾輛車或有閑組織一個車隊的“中介”呢?有租車公司反映,已經有這樣的群體在“穿針引線”,其中不少是中老年女性。

  記者通過一家不愿具名的小型汽車租賃公司聯系到了專門幫助新手入行的劉莉(化名),她透露:“我們有一個投資信息交流群,群友基本都是退休了或者不用上班的人。前兩年投資房產比較熱,去年下半年開始投資股市,從這一兩個月開始,許多群友轉向投資專車……”

  劉莉在五一時跑遍了廣州的各大車展,入手了6輛新車,都是30萬元左右的中檔車型,“只要找好租車公司,后面的事情很簡單。如果司機沒有車,我把車租給他,每天收180~200元的租金;如果司機自己帶車也可以,收租車公司3個月的抽成就可以了?!?/span>

  介紹一個人獲利數千元

  關于抽成,據她透露,就是不管司機帶不帶車,都要向租車公司上交收益的5%做抽成。而按照一個專職專車司機每月30000元毛收入來計算,需要交給租車公司1500元/月,按此計算,需要給劉莉一次性支付4500元。

  記者計算了一下:如果向劉莉租車,那么每個司機**個月就需要向她支付超過10000元,之后每個月支付6000元左右的租金,只需要三四年劉莉就收回投資在車輛上的成本了;如果司機攜車加盟,劉莉每月穩收4000多元。

  高風險、高回報,像劉莉一樣炒專車的大媽有多少?記者調查了廣州4家汽車租賃公司,只有一家公司坦言會接觸此類中介,但在司機圈子里,“大媽團”早已不是新鮮事。

  新變化

  變化1

  外地車越來越多

  粵E粵X粵Y*普遍

  “大媽團”扎堆“炒專車”后,魚龍混雜的專車司機借此涌入,專車司機滋潤的工作狀態就有所不同了。專車司機老吳告訴記者,“大媽團”扎堆“炒專車”后,出現了一系列變化。

  首現,這個月的接單量“降低了不少”。老吳說,自己是廣州**批專職專車司機,去年8月入職的。以前早晚高峰時每小時能接三四單,現在同樣的時段每小時只能接一兩單生意。

  老吳緊接著發現,在路上跑的外地車越來越多了?!巴獾剀嚺频膶\嚦^了1/3,幾乎占了一半。其中,粵E粵X粵Y粵S*多,甚至還有湘L……感覺廣州周邊城市的‘豪車’都涌進來了?!?/span>

  “招聘也‘水’了很多?!崩蠀钦f,以前專車在中國電信、移動、聯通的營業廳設點招聘,司機提出申請后還得參加培訓,通過考試才能開專車。但4月底廣州查了Uber之后,各家專車平臺都低調許多,只通過熟人和租車公司介紹新手入行,不再考試了。

  變化2

  新手潮水般涌入

  專車扎堆加劇城市擁堵

  大量新手涌入,帶來*直接影響就是外地司機所占的比例大大提高,“不熟路”情況高發。

  “我在珠江新城逛完街,打專車回惠福路上的家,上車后司機卻問我介不介意開著手機導航的聲音,我倒是想問,師傅你是有多不熟路啊……”網友“越 野兔愛DQ”上周發的一條吐槽微博,獲得了67個點贊和200多條評論。許多網友*近都在反映專車司機“路癡”太多,不得不給“差評”。

  老吳說,由于乘客對專車司機的評分直接影響到收入,所以任何一次差評都要靠更多5星好評來彌補,“如果一個專車司機的月平均評價低于4.8星,當月他做多少單都沒有額外獎勵。我有個兄弟有一單拿了個0分,這個月幾乎白干了……”

  記者還了解到,由于專車招聘地下產業鏈日漸“成熟”,周邊城市的豪車蜂涌而入,廣州中心城區幾乎成了專車的“中轉站”,中心區每到早晚高峰時段 變得更加擁堵。同時,隨著小租車公司和以大媽為主力軍的專車中介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發生交通事故后中介跑路的隱患也會成為專車司機不可回避的風險。